液压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压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好歌曲第二季总决赛导师集体力挺怪歌曲

发布时间:2020-07-13 12:23:09 阅读: 来源:液压滤芯厂家

《中国好歌曲》第二季总决赛现场,刘欢为学员刘胡轶伴奏,再现唯美《从前慢》。明晚,第二季《中国好歌曲》总决赛将正式播出,8组入围学员角逐“冠军创作人”这一最高头衔。

原标题:众导师集体力挺“怪歌曲”

《中国好歌曲》第二季总决赛现场,刘欢为学员刘胡轶伴奏,再现唯美《从前慢》。

明晚,第二季《中国好歌曲》总决赛将正式播出,8组入围学员角逐“冠军创作人”这一最高头衔。这场总决赛于前天在浙江嘉兴完成录制。本季“好歌曲”开赛以来,一批风格“另类”的歌曲涌现出来,可是这些歌曲在受到节目中几位导师追捧的同时,却遭到了不少观众的质疑。在此次总决赛上,几位导师不约而同地用各自的方式,捍卫这些另类歌手和他们的作品。

此次总决赛前,节目组发布了本季“好歌曲”十大金曲,分别是杭盖乐队《杭盖》、戴荃《悟空》、苏运莹《野子》、许钧《自己》、羽田《让你幸福》,以及赵牧阳《侠客行》、刘雨潼《等风来》、刘胡轶《从前慢》、林二汶《至死不渝》和雷雨心《纪念》。据节目组总导演吴群达介绍,这份榜单是经由网友投票选出来的。有意思的是,这其中只有四首歌曲来自冲刺冠军的学员,这意味着有一半杀入总决赛的学员,其歌曲没有得到大众认可。

在作品未能上榜的学员中,裸儿和祁紫檀是争议最多的两位。在节目中,她们的作品屡屡被几位导师奉为“神作”,可是这些打扮怪异、说话颠三倒四、性格有些古怪、歌曲曲调离奇的女唱作人,却被观众称为“神婆”。有观众在网上列出了自己心目中的“好歌曲”三大标准,分别是“听着舒服”“可以跟唱”“歌词能懂”,不少人跟帖表示,裸儿和祁紫檀的歌曲“一条都不具备”。

或许是因为知道公众对自己的爱徒不理解,导师刘欢一直在高调力挺裸儿。赛前的新闻发布会环节,他主动袒露当初自己力推裸儿进入总决赛的理由:“我任性地选择了她的任性,是希望更多人看到她的特色。好歌曲首先是写出自己的内心世界,她的世界是独一无二的。”他认为,音乐需要多样化,也需要实验性。“传唱从来不是目的,相反,一些经典歌曲,很多人是唱不来的。”

令人欣慰的是,亮相总决赛的裸儿有了不小的变化。此次总决赛,每位学员都有导师或知名歌手助唱,为裸儿帮唱的是唱功了得的歌手杨宗纬。经过两人的合作演绎,一首曾经招致非议的“怪歌曲”《会飞的野马》,有了充沛的感情和分明的层次。一曲终了,现场观众报以热烈掌声。到了为学员拉票的环节,刘欢很罕见地起立面向观众,认真地说:“裸儿还很年轻,可能在技巧上还存在一些不足,但她的作品没有多少人能写得出来,我们要多些宽容。”

另一位“神婆”祁紫檀,很明显也在努力改变自己。总决赛上,她没有像往常在节目中那样身穿宽松的袍裙,而是以一袭束身长裙亮相,只不过别在腰上的一条类似“安全带”的装饰,还是让她的打扮看上去有些个性。祁紫檀的参赛曲目《得知平淡珍贵的一天》虽然已是第二次在节目中亮相,但依然很难让大众接受。“谁在向过去俯首鞠躬,明明白白远离油腻人间……”听到这样的歌词,有观众说,“根本不明白她的歌在讲什么,连歌名都很拗口。”

和刘欢一样,祁紫檀的导师蔡健雅也在努力维护这位学员:“她一定感觉到孤独,但我们要保护这种与众不同,大众听到的是相对模式化的东西,但她的音乐是乱中有序,是那种凌乱中的美西安哪里能治好白癜风好。”在蔡健雅看来,如今每个人都害怕和别人一样,反而失去了自信和自我存在感,“我们要敢于做自己的音乐。”每当轮到祁紫檀登台,蔡健雅都会站起来,一次次用双手作出拥抱的姿势为这位学员打气。

历时八小时的总决赛录制工作结束后,刘欢说了一番耐人寻味的话:“现在流行音乐进入了一个怪圈,人人都反对重复,可很多人又拼命追那些熟悉的旋律。我希望‘好歌曲’能带给大家一些不同的东西,然后再慢慢去消化。”尘埃落定,曲终人散,这位资深音乐人最后一次对现场观众说:“感谢你们陪我们熬夜,感谢你们支持中国原创音乐。”此时已是凌晨四时,留在观众席上的人已经不多了。

看点预告

“好歌曲”众学员

集体“致青春”

如果用一个流行语来概括《中国好歌曲》第二季总决赛的氛围,恐怕非“致青春”莫属。

当晚,最先登台演唱的是周华健组的学员苟乃鹏,而他也是本季节目中唯一一位以满分成绩入围总决赛的学员。“我选了一个青春的背景,我摆了一个稚嫩的造型,一张照片拍完,我回到年轻……”伴随着歌曲《小小》的舒缓旋律,现场大屏幕上浮现出一张张父女合照,怀旧味道十足。

接着亮相的苏运莹,带来的曲目是她在盲选时曾经唱过的《野子》,但时长有所增加,歌曲中不仅融入了更多和声部分,乐队阵容也明显升级。唱完这首歌,这位海南姑娘笑眯眯地向现场各个方位的观众鞠躬致谢。回忆这次的参赛经历,她说:“即便最初没有点滴状银屑病能治愈吗人为我推杆,我也会唱下去,因为这是我童年最初的梦想。”

这番话引得杭盖乐队主唱胡日查也不由得回忆起自己的童年:“童年时一马平川的草原再也回不去了,我们要用自己的方式去爱护大自然、地球和环境。”另外,胡日查透露了一个秘密:杭盖的成员全都是蒙古族人,参赛过程中,为了让更多人听懂自己的作品,他们一度想要以汉语来演唱,但导师刘欢却坚持让他们以蒙语演唱,“他告诉我们,语言不是问题,并不妨碍好听。”

来自台湾的学员王宏恩,也在现场回忆起了自己的青春。作为一位台湾的少数民族,他特意将自己部落的族人带到现场和自己同台演出。“我希望我们每个人都不要忘记自己的初衷,那里有我们梦想的颜色。”王宏恩说。

歌手们的情感表达,得到了导师周华健的认可:“现在的流行乐很容易就是陷在情情爱爱里,回到思念里,回到原点,挺好的。”

加格达奇定做西服

衡阳制作工作服

昭通制作工作服

莆田设计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