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压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压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当200年杜邦如何让安全成为一种习惯

发布时间:2021-09-09 10:56:13 阅读: 来源:液压滤芯厂家

200年杜邦 如何让安全成为一种习惯

无论是BP石油泄漏还是大连石油污染事件,都一再敲响产品安全监管的警钟,提示安全监管在整个供应链体系中任何一个环节都是不容忽视的。

在全球500强企业中,拥有200年以上历史的企业并不多见,杜邦是其中一家。

历史悠久却与“创新”如影随形,创造出全球无数尖端科技,这是杜邦给外人留下的深刻印象。但是,却鲜有人知道,成就杜邦不断创新的背后原动力是来自于其对安全、健康及环境的重视。

杜邦每次会议开始前,雷打不动的起始程序是向参会人员介绍会议现场所有的逃生通道及安全路线。

这家创建初期曾经历过几起火药爆炸事故的企业,200年来形成了对环境安全无比重视的习惯,并将这一习惯彻底贯彻到企业的每个细节及至供应链的上下游,将其视为企业生命线中的重要内容。

如今,杜邦更是将产品安全上升到企业战略高度,在公司最高层中引入专门负责产品安全监管的人员,目前,杜邦有600位负责产品安全监管的专职人员,本期案例就让我们来看看杜邦是如何将安全管理贯彻到其整个供应链体系中的。

引子

放弃高利润产品、选择健康环保导向产品,就得对整个供应链系统再造——这恐怕是杜邦这个200多年的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

从决策上,说起来虽然容易,但真正要实施,就必须面对与供应链上的供应商、客户以及所有利益相关者,甚至是政府监管机构的沟通问题,更重要的是,要有更多真金白银的投入。于是,如何实现供应链的平稳过渡就成了杜邦需要不断面对的课题。

在杜邦工作了30年的杰姆·罗迈恩(mine)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成为全球产品安全监管和法规事务的第一任副总裁。“杜邦的突破性不仅在于公司内部全流程的安全监管,更把安全监管前置到了产品采购甚至原材料供应商的生产过程中,以及后置到产品配送、物流及客户的使用过程中。”罗迈恩告诉《中国经营报》。

而杜邦要贯彻产品安全监管之于环境情况2、联机提示“打开装备失败、健康的领先性,最大的挑战就是要考虑与价值链上下利用该机器的结构特点游各环节的互动,以及公司内部端到端的联系,其中包括:

与所有重要利益相关方进行针对性明确的沟通

决定如何利用和扩展竞争优势

承诺在技能与资金方面的足够投入,建立牢固的合作伙伴关系

与供应商和客户密切合作,确保整个价值链的合规

“如果威胁到环境和健康,那就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即使有再大的市场、再高的利润也要撤出。这些,绝不是杜邦一家企业的事情,而是关系到整个供应链的再造。”

那么,增加投入与损失市场的前题下,杜邦又将如何平衡呢?

产品全生命周期的安全监管

“产品安全审查团队中不但包括技术人员,还要召集杜邦的销售人员,这有利于他们更好地与下游客户进行沟通。”

“全生命周期的安全监管”是杜邦首创的策略,即对产品从研发、设计、制造到投入市场直至退出市场整个全生命周期的全过程监管。产品安全监管审查不仅涉及新产品,而且针对产品的新应用,或者产品进入新市场之前。

事实上,历史上杜邦有些产品即因为这样的不定期自我审查而被主动撤回,目前杜邦的业务遍及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产品和服务涉及粉末涂料、农业、营养、电子、通讯等众多领域,所以撤回的产品也涉及多个国家、多个领域。

“比如我们过去生产一种含锌的涂料,但是由于投入市场一段时间后发现不够安全环保,我们就把这种涂料撤回了。从1994年开始,我们不再使用含石棉的原料以及工具。这些都是在政府监管部门提出前,认识到对环境的影响进而率先采取的行动。”罗迈恩告诉。

典型的案例发生在氯氟烃(CFC)制冷剂这款产品上。当时,全球有价值1350亿美元的设备依赖CFC,而杜邦的市场占有率为25%(杜邦CFC产品的商标是氟利昂),是一款拥有巨大市场的高利润产品。然而,在1988年3月15日美国航空航天局的科学家确认了CFC对臭氧层的破坏后72小时后,杜邦公布了逐步停止使用CFC的计划。

两年后,杜邦推出舒瓦——首个环境友好型制冷剂,并带动了一系列CFC替代产品的问世。杜邦最终于1994年停产CFC,比原先的承诺提早了5年。而放弃的结果是目前杜邦能够生产类别最全面的环境友好型高效制冷剂产品。

有了一系列主动撤回的经验后,杜邦的产品安到210世纪80年代末全监管已越发成熟,“我们在产品设计阶段就运用一系列专门的工具来对其潜在的市场价值、产品对环境的影响和安全监管等进行评估。在所有这些评估完成之后,我们才会考虑是否要把这个产品投入到研发。”罗迈恩介绍说。

“在生产阶段,我们对每一个关键步骤都制定了产品监管流程,分析生产过程中的所有投入,以及产品离开了工厂之后的去处,并由此评估生产过程中对能源或者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情况,以及产品对环境影响等等。”

“以我最近参与的欧米伽3食品添加剂的安全审查为例,我们不但要确保制造流程中的每一个步骤都是安全的,还要关注它的供应链,比如原材料的运用、物流和产品包装等环节也是安全的。”

“因此我们的产品安全审查团队中不但包括公司内部的技术人员,比如科学家,还有健康顾问等外部专家。另外,在进行审查的时候,我们还要召集杜邦的销售人员,这有利于他们更好地与我们的下游客户进行沟通。”

“审查的周期取决于每个产品的本质,一般是每3年进行一次,如果产品出现大的变化也要进行审查,如用量的变化,新类型的应用,或者在新的国家推出等都还要进行审查。”

“在对每一种产品审查之前,我们都会制定一个基于标准的审查方案。在实际的审查过程中,我们会对每一个步骤进行详细的记录。如果某件产品的一个流程需要进行特殊的、更加详细的审查,我们还会制定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方案。”

“比如我们建筑创新事业部的产品地板黏合剂,会更加强调在制造、销售、使用等环节上进行监管,而汽车修补漆产品,由于用户往往不是汽车技术人员,专业知识懂得不多,所以会特别强调对产品本身的安全性进行审查。”

全供应链的安全监管

“对整个供应链和价值链所进行的投资,其目的不仅仅是使产品能够被安全地使用,而且要确保它们能够被最大化地使用。”

诚如罗迈恩所说,产品主动撤出绝不是杜邦一家企业的事情,它关系到整个供应链的再造。在CFC案例上,杜邦积累起越来越妥善的做法,而这种做法,不仅是将供应链的损失减至最小,而是要帮助最大限度地创造价值。

“就像制冷剂一样,它本来是杜邦的高利润产品,但由于对环境有影响,所以必须主动撤出。”

“当然,停止生产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由于涉及大量的市场需求,杜邦需要与客户进行沟通,一旦确定,就要通知供应链中所有的合作伙伴,并向相关利益方进行说明,要和政府监管机构合作,确保我们的供应链不会突然中断,使得一个产品能平稳转型到另外一个产品。有时这个过程要花好几年的时间才能完成。”罗迈恩说。

“因此,为了确保我们的产品安全性,我们必须要和供应商达成伙伴关系。在选择供应商的时候,我们只会和那些达到杜邦安全监管要求,并且期望与我们合作的供应商进行合作。我们会要求供应商给我们提供包含某些必须有的成分的证书或者保证,并且将这个要求写入我们和供应商签订的协议当中。如果供应商无法满足我们的这些要求,那么我们将停止与他的合作。”

随着全球对化学品安全的关注与重视,ROHS指令、WEEE指令以及REACH法规(欧洲化学品新规)的出台,产品的安全合规的确早已不再是某一家企业就能完全做到的,原材料供应商的合规越来越成为下游厂商合规的前提。

这时,杜邦要实现对健康与环境的追求目标,就要经常向供应商提供各种资金及技术上的支持,以保证5、锁定功能整个供应链条的合规。不过,这还是最低成本的,因为有了政府的法规,对供应商会有一种驱动,否则,为了追求在产品安全上的尽善尽美,杜邦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在杜邦的客户服务部门,工程师和科学家能够直接和客户打交道,从而帮助客户更好地使用杜邦的产品。“比如,杜邦有一款用于汽车轮胎的高性能纤维叫凯夫拉(Kevlar),在将这个产品销售给橡胶制造企业的同时,我们还会派员工直接进驻到对方的制造工厂,指导客户更好地使用;另外在汽车漆的领域,杜邦的员工还会深入到汽车OEM厂家中,确保OEM企业对杜邦的油漆、漆料进行更好地使用等等。”

“这些都是我们对整个供应链和价值链所进行的投资,其目的不仅仅是使产品能够被安全地使用,而且要确保它们的优势能够被最大化地使用。”据罗迈恩说,杜邦日前有600名专职员工在从事产品安全监管和法规的相关工作,这还不包括来自每个事业部门的资源支持。

注:本转载内容均注明出处,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海门西装订制
海门西装订做
海门西装定制
海门西装定做